分类 杂文 下的文章

    陈公曰: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人生最可之时期也。依鄙人之拙见,青年者,人生之王,人生之春,人生之华也,青年当为晨钟而非幕鼓也。
  吾尝闻梁公之言:“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当世之青年,扛中华之脊梁,负神州之九鼎者也。青年神醒,则国神醒,则族神醒。故青年之于国者,是为心脏哉,青年之于民族,是为崛起复兴者也。
  青年者,当为晨钟而非暮鼓也。晨钟以醒人生之春勃发,暮鼓以昏人生之盛时。青春,人之一生盛极之时。可为人生之王,掌人生以正道;可为人生之春,发人生以万物;可为人生之华,放人生以繁花。故当下之青年,居社会之低处,必以此言励之。他日,定当能遨游四海之间,行于九天之上。
  吾辈年岁且少,力尚微渺,然正处于年华之中。时光易逝,芳华易流,捕时光以自励,获华年以自勉。古今多少佳人,然成伟颂德之人又有几何?天骄繁如天上星宿,然终灿烂者又有几何?千古风流一朝逝,且怀青心向九天。昔后主乐不思蜀,声色犬马,不理朝政,不惜贵时。终至国破家亡,流离落魄于江湖,身败名裂于汗青。
  犹记当年闻鸡而舞。时光荏苒亦难侵心,功成名就终官至镇西将军,留下清名,而为古后来者歌之。鲁国之南,有匡氏一男,名衡。虽人品存疑,但试问几人可日日凿壁以借光,借光而为求学,求学而后终平步青云。
  古今多少成功之辈,年少必日日自励以求自勉,休敢放过片刻于指间。驾白驹而过隙,乘奔时代之华,巧借人生之春,方可为上上者。
  青年当自主而非奴隶,当进步而非保守,当进取而非退隐,当实利而非虚文,当世界而非锁国,当科学而非想象,当珍惜时间而非浪费,当为晨钟而非幕鼓也,吾辈青年,当谨记张公所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思想与时代齐飞,行为共党人一色,担时代之大任,复兴我壮哉民族。
  青年时可贵,人生之晨钟,晨钟非幕鼓,觉醒正当时,吾辈当有为,奋发正当时。

    晨钟者,青年也。青年者,人生之王,人生之春,人生之华也。而非暮鼓也。

    尝闻梁公之言:“少年强,则中国强。”当世之青年,扛中华之脊梁,负神州之九鼎者也。青年神醒,则国神醒,则族神醒。故青年之于国者,是为心脏哉。
    青年者,当为晨钟而非暮鼓。晨钟以醒人生之春勃发,暮鼓以昏人生之盛时。青春,人之一生盛极之时。可为人生之王,掌人生以正道;可为人生之春,发人生以万物;可为人生之华,放人生以繁花。故当下之青年,居社会之低处,必以此言励之。他日,当能行于九天之上。
    吾辈年岁且幼,力尚微渺,然正处于年华之中。时光易逝,芳华易流,捕时光以自励,获华年以自勉。古今多少佳人,然成伟颂德之人有几何?天骄繁如天上星宿,然终灿烂者又有几何?千古风流一朝逝,且怀青心向九天。昔后主乐不思蜀,声色犬马,不理朝政,不惜贵时。终至国破家亡,流离落魄于江湖,身败名裂于汗青。
    犹记当年闻鸡而舞。时光荏苒亦难侵心,功成名就终官至镇西将军,留下清名,而为古后来者歌之。鲁国之南,有匡氏一男,名衡。虽人品存疑,但试问几人可日日凿壁以借光,借光而为求学,求学而后终平步青云。
    古今多少成功之辈,年少必日日自励以求自勉,休敢放过片刻于指间。
    驾白驹而过隙,乘奔时代之华,巧借人生之春,方可为上上者。
    青年时可贵,人生之晨钟。
    晨钟非暮鼓,醒人醒人国。

江城名盛,誉满国门。仙人乘去,龟蛇大江;九省通衢,地理心脏;往昔武昌之首义,孕育东方。自古皆繁华,楚中第一,天下四聚;风俗人情,游子他乡;最难忘却,莲藕排骨汤。
    至及庚子,正值元日。却难料,瘟疫起,江城颓。新型病毒,肆虐起,武汉告危,封城在及。
医满人继,物资急缺;更有愚人,四处逃散。疫情扩散,抑不可止。一时间,举国惊,人人恐。但爱之蔓延,早胜疫情。虽有百万人散,却有亿人凝。中央呼,而众省一级响应。国士无双,挂帅亲征;白衣天使,奋战一线。不计报酬,无论死生!此乃鲁迅所谓为民请命之人也!忆往世之疫情,小则尸横遍野,大则民族消亡。且看今日之武汉,火神雷神,十天授命;外有物资人员争先去,内有医务市民志守城;余观夫四周,勤洗手、戴口罩、不串门等之信息妇孺皆知,可使非典不重蹈也!

凡事皆有过往,更须细察深思。疫病之始,盖野味也!岂知夫古人云:“病从口入乎?”食野者罪名甚番,索南达杰丧于盗猎,长江白鲟宣以灭绝,新型病毒从其而生!其不悲乎?其不痛乎?若无些人享口舌之快,岂有多事?疫病之期,亦有投机倒卖之徒,大发国难之财,罪不可恕!更有医院高管,尸位素餐,一问三否!伏惟党中央以法治天下,确实如此。食野盗猎者,罚!投机倒卖者,拘!高管肉食者,免!

昔汶川之地震,温总理临危来访;今武汉之疫情,李总理深入慰问;为政者如此,且疫何愁不治?亦有企业明星海外华侨者,捐物汇款,不计其数。美日之伦,也尽其力。封城何哉?人心不封,众志成城!

鄙,一介书生,三尺微命。有捐躯赴国难之心,无路请缨。但心系疫情,响应号召,思想与时代齐飞,行为共党人一色。至此,惟愿疫情早日消散,国人可进步,中华愈挫强!

我想独自一人

在这下雪的夜

到处游荡

看看头上的月

踩踩地上的雪

买一杯奶茶

静静躺在中央

感受一下大货车的重量

 

马路中央

感受不到

货车的重量

喝空的奶茶杯

已经随风而飞

我爬起来

伸伸腿

跑到桥上

想了想

这水

凉不凉

 

这河水

真凉

抬头看

乌云散去

是月亮

金黄色月光

撒在水面

波光粼粼

跳入河中

游向远方

 

河流的

尽头

是远方

是海洋

身旁

无渔歌晚唱

无璀璨星光

死去的

海王

躺在水中央

逝去的

不只是旧时光

还有

一支歌

慢慢

吟唱

 

吟唱

唤起波光

水上

风起无浪

闭眼

风在

轻语

水在

拍浪

海上

再次浮现

月光

 

月光

变换

一瞬

电花起

零落的雨

夹杂着

故地的风

这海

怎么

那么

苦涩

该如何

逃离

又该如何

找寻

尼古拉的

秘密

 

秘密

呵呵

变异

追逐

却无意义

天在变幻

月在暗淡

这雨

不甘

鱼儿

献祭

把这

化作

地狱

风起

雷劈

天际

掩盖

覆灭的

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