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

今秋月如水,子夜人不寐
南鸿才北去,北雁又南飞
将过二十载,似梦复疑非
欲求达人心,却为外物累
抬首望明月,身影相推诿
世事难分清,盗泉亦匪水
一言难道尽,对错与是非
木秀风易折,兰芳霰打萎
初心不可改,前悔不可追
人生当行乐,痛饮莫辞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