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

    晨钟者,青年也。青年者,人生之王,人生之春,人生之华也。而非暮鼓也。

    尝闻梁公之言:“少年强,则中国强。”当世之青年,扛中华之脊梁,负神州之九鼎者也。青年神醒,则国神醒,则族神醒。故青年之于国者,是为心脏哉。
    青年者,当为晨钟而非暮鼓。晨钟以醒人生之春勃发,暮鼓以昏人生之盛时。青春,人之一生盛极之时。可为人生之王,掌人生以正道;可为人生之春,发人生以万物;可为人生之华,放人生以繁花。故当下之青年,居社会之低处,必以此言励之。他日,当能行于九天之上。
    吾辈年岁且幼,力尚微渺,然正处于年华之中。时光易逝,芳华易流,捕时光以自励,获华年以自勉。古今多少佳人,然成伟颂德之人有几何?天骄繁如天上星宿,然终灿烂者又有几何?千古风流一朝逝,且怀青心向九天。昔后主乐不思蜀,声色犬马,不理朝政,不惜贵时。终至国破家亡,流离落魄于江湖,身败名裂于汗青。
    犹记当年闻鸡而舞。时光荏苒亦难侵心,功成名就终官至镇西将军,留下清名,而为古后来者歌之。鲁国之南,有匡氏一男,名衡。虽人品存疑,但试问几人可日日凿壁以借光,借光而为求学,求学而后终平步青云。
    古今多少成功之辈,年少必日日自励以求自勉,休敢放过片刻于指间。
    驾白驹而过隙,乘奔时代之华,巧借人生之春,方可为上上者。
    青年时可贵,人生之晨钟。
    晨钟非暮鼓,醒人醒人国。

那年,司马相如邂逅了卓文君,
相见,相识,
相爱,结婚。

而后居于临邛,
酒店持家,
柴米油盐酱醋茶。
他说此后余生,
风华是彼,清贫是彼,
平淡是彼,荣华是彼。
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边云舒云展。
看众人皆草木,唯你是山河。

几年后。

因了他满腹才情,因了他雄姿英发,
幸得汉武帝赏识,
从此上京任官,飞黄腾达。
不知可是磨去了怦然心动,
不知可是为富贵荣权所动,
伊人不在,孤坐未央。

她满眼是他,他却冷落了她。
她最后没等到他,他最后也没回家。

本是星辰滚烫,山河无恙。
后来山河两忘,只影踏殇。

再后来,他的来信——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
她顿时泪目。
皆为数字,
唯缺“亿”,
即“无意”。

而后疏影横窗,回信一封:
一别之后,
两地相悬,
只说是三四月,
又谁知是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弹,
八行书无可传,
九连环从中折断,
十里长亭望眼欲穿。
百思想,
千系念,
万般无奈把郎怨。
万言千语说不完,
百无聊赖十倚栏。
重九登高看孤雁,
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
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
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
五月石榴红胜火,
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
四月枇杷未黄,
我欲对镜心意乱。
忽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
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
噫!郎呀郎,
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后来良心发现,爱恋再燃起。
原你眼里唯我,我却不经意。
林深时雾起,醒来不见你。
后来风卷孤松,雾漫山岗,
他找到了她,
幽窗棋罢,再吐衷肠。

——————————————————

此后,这个故事便成了一段佳话,我们不得不赞叹文君,她的才情,她的深情。后来又有了她的《白头吟》,也难忘那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我走在岁月的阡陌上,
落花盈袖,瓣影留香。
可笑我瘦削的双肩,
竟留不住一点绯红,
花开花谢,终成薄凉。
一切皆为过往,
光阴的纸页逐渐泛黄。
指尖凝起世间的爱恨嗔痴,
我只愿守望,
守望那繁花深处的行囊。
我走在岁月的阡陌上,
红尘滚滚,
心随人潮浮沉飘荡。
寒鸦掠过乱云去,
咫尺茫茫是醉乡。
独倚树下,
任天地悠悠,
过客熙攘,
我只愿守望,
守望那浮生背后的一抹清凉。
我走在岁月的阡陌上,
前路漫漫,
夜风微凉。
斜月皎皎,
萤火流光,
我知道夜幕是星星的摇篮,
我知道晴空是云彩的故乡。
脚步越行越远,
年轮逐渐增长,
一次次回首,一次次思恋,
我只愿守望,
守望那记忆中的母亲的脸庞。
我走在岁月的阡陌上,
看成往环空,
叹人生短长。
我用时空长链串起所有的爱和希望,
待曙光微亮,
铺十里红妆。
制芰荷以为衣兮,
集芙蓉以为裳。
抛却无数过往,我
只愿守望,
守望一个足以安放灵魂的人间天堂。

江城名盛,誉满国门。仙人乘去,龟蛇大江;九省通衢,地理心脏;往昔武昌之首义,孕育东方。自古皆繁华,楚中第一,天下四聚;风俗人情,游子他乡;最难忘却,莲藕排骨汤。
    至及庚子,正值元日。却难料,瘟疫起,江城颓。新型病毒,肆虐起,武汉告危,封城在及。
医满人继,物资急缺;更有愚人,四处逃散。疫情扩散,抑不可止。一时间,举国惊,人人恐。但爱之蔓延,早胜疫情。虽有百万人散,却有亿人凝。中央呼,而众省一级响应。国士无双,挂帅亲征;白衣天使,奋战一线。不计报酬,无论死生!此乃鲁迅所谓为民请命之人也!忆往世之疫情,小则尸横遍野,大则民族消亡。且看今日之武汉,火神雷神,十天授命;外有物资人员争先去,内有医务市民志守城;余观夫四周,勤洗手、戴口罩、不串门等之信息妇孺皆知,可使非典不重蹈也!

凡事皆有过往,更须细察深思。疫病之始,盖野味也!岂知夫古人云:“病从口入乎?”食野者罪名甚番,索南达杰丧于盗猎,长江白鲟宣以灭绝,新型病毒从其而生!其不悲乎?其不痛乎?若无些人享口舌之快,岂有多事?疫病之期,亦有投机倒卖之徒,大发国难之财,罪不可恕!更有医院高管,尸位素餐,一问三否!伏惟党中央以法治天下,确实如此。食野盗猎者,罚!投机倒卖者,拘!高管肉食者,免!

昔汶川之地震,温总理临危来访;今武汉之疫情,李总理深入慰问;为政者如此,且疫何愁不治?亦有企业明星海外华侨者,捐物汇款,不计其数。美日之伦,也尽其力。封城何哉?人心不封,众志成城!

鄙,一介书生,三尺微命。有捐躯赴国难之心,无路请缨。但心系疫情,响应号召,思想与时代齐飞,行为共党人一色。至此,惟愿疫情早日消散,国人可进步,中华愈挫强!